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首页
关于我们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科技攻略
产品展台
投资者关系
综合资讯
大美西藏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 首页 大美西藏 我与西藏

    尼洋河印象小忆(之一)
    发布日期:2017-02-17 来源:王江滨 浏览:205

    见过的大江大河不少,但要说哪儿是我容易不自觉的浮出记忆的,好像也没有,比较而言,能让我有兴趣往下去追忆的,就只有西藏的尼洋河。

    ——摘自本文

    自从衔命全面负责公司在西藏辖区内各单位的工作起,除了拉萨,跑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林芝。一路上,先有拉萨河相送,也只是那么一段,过了米拉山口,转过一两道弯,一股由冰雪融化而成的溪水,象刚刚抱出产房的婴儿,细微微的蠕动着,在大山的襁褓中,带着几分令人怜爱的象蓓蕾一般的鲜嫩,让天空大地注意到一个新的生命诞生——这里,就是尼洋河的发源地。顺着山地由海拔五千米左右缓慢降低,尼洋河吸引了两岸每一处峰峦底下流出的雪水或者雨水,河床渐渐的有些宽了,过不了一会儿,就进入狭窄的山谷,公路与河流,彼此贴得更近,像一对相恋的伴侣,偏要往鸟鸣花艳的幽深处走去……

    有一次,已经过了中午,区科技厅一位领导打来电话,说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路甬祥和国家科技部的领导来西藏了,已经决定明天要去林芝视察,有可能会顺道前往西藏药业的藏药材种植基地看看,要求我务必亲自去作迎接准备。

    下午五点,我的车开到米拉山前海拔4500米左右那一段,天空突然变脸,暴雨中,泥水拼了命的泻往路面,尽管如此,我还是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总算安全翻过山口,驶过金达乡小镇后,天空放晴,大朵大朵的云团经过夕阳的浸染,白里泛着红晕,这时候,已经能够十分清晰听到尼洋河里波浪,象轻音乐陪伴着我的前行,似乎在提醒我:别急,注意安全。我瞄了瞄仪表盘,车速都到100了。十多年前的川藏公路,弯来绕去,路面又窄,雨天担心遇上滑坡和泥石流,晴天也要提防山崖上冷不丁掉下的一堆石块。随着夕阳落下和星星泛起,河道更深更窄,湍急的河水似乎对此有种莫名的气恼,浪花变得狂躁,呐喊着去撞击屹立在河当中一块足有六七米高,直径大约三四米的巨大石头,游人每到此地,无一例外的都会拍拍照,我这会儿只是减了车速,但也没低过六十。

    过了巴河镇没多久,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夜晚独行在川藏公路上,心里多少有一点发虚。尼洋河里,浪涌翻卷,夜色里,更觉的那一层层时高时低的浪尖上,荡起的不是浪花,而是一片片银色焰火。由于弯道与弯道之间相隔往往相距不过几十米,透过副驾驶的车窗,尼洋河中的这一切很有规律的闪进我眼睛,时间久了,带来些许审美疲劳感,于是,干脆打开车窗,让那种潮湿的

    河风把长途驾驶积淀的疲惫尽快扫除。这个时候,一辆摩托紧贴着我超车,刚刚驶过我的车头,只见他车身一偏,很帅气的拐过弯道,随之而去的还有一种男高音歌声。不用猜,就知道,驾驶摩托的一定是个藏族小伙。我在西藏的时间长了,看惯了藏族小伙中的摩托发烧友的做派,与内地不同之处大致有三点:一是摩托档次很一般;二是喜欢将几根橡胶皮条绑在两个车把上,皮条大约有四十公分,行驶中自然的飘起来;三是喜欢把车上音乐声音大到极致,如果身后还搭载着一位女孩子,那种自豪感更是得意到天上……随着歌声的消逝。我越来越发觉不对劲:峡谷中起大雾了,而且越来越浓,车头前面,只能看到三四米远,大雾是在紧贴着路面晃动,就像是舞台上有意释放的干冰效果,如若仙境,我分明感到自己不是在车中,而是坐在船上,又像是在梦境里腾云驾雾。比这更要命的是,不知啥时候,油表已经亮灯了,因为走得急,忘了去加油,这个时候,前后不靠,一旦说个走不动,那可真就麻烦。

    往前继续走了不到十公里,在一处路面较宽的地方,我干脆停下来,等待过往的加长大货车——凭经验,我知道这种车,尤其是进藏的车子,有的司机有自带备用汽油的习惯。下车后,我到河边洗了把脸。在内地,这个季节已经可以去游泳了,这里不行,河水冰凉,凉意透骨。回到车旁,点上香烟,由于已经逃离了大雾弥漫的深谷,视线远处,星光下有一两个黑乎乎的东西,笔直地竖立在半坡中,那是相传在很久之前,公布藏军修建的碉楼,如今,碉楼还在,那些年代久远的英雄故事,越来越不被人当回事儿了。白天,碉楼下面有三三两两的藏族农牧民,摆摊买一些当地产的水果和他们自己采摘的山珍。

    此时,沉默的碉楼与哗哗的尼洋河,在两岸大山的怀抱中,若有所思的在宁静中,好像多少添加了什么。自己已经很是熟悉当地人的生活,他们似乎有些固执的坚守着一些习俗,比如藏历年的日期,就是要比其他藏区提前好多日子;比如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们就是觉得还是自己那身装束最美,遇上游客提出与某位姑娘合影,不仅不回避,而且一去就是两三个;比如唱歌,他们一定首先唱自己本地的爱情民谣,歌词很有趣:

    小伙想要亲亲小妹的脸,妹妹爬上树

    妹妹的鞋子跑丢了

    小伙就去给她重新买

    ……

    记得刚来林芝时,我也爱和他们一起围着牛粪,边吃边喝边唱歌。有一次我带着几个同事,专程前往一个名为南伊沟的原始森林,去拜谒藏药始祖宇妥.云单工布独自研究藏药的山洞,晚上照例又是喝酒又是唱歌,当歌碟里放出《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时,白天给我们引路的一个小伙子立即要求换掉。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是个“僜人”。尼洋河贯穿的地方,属于工布藏区,在这片深林峡谷中,原住民有藏族、门巴族、珞巴族,还有至今还不属于任何民族的“僜人”部落。和他们在一起,你要是唱《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那么,这些僜人算啥呢?你要是唱藏族和汉族是一个妈妈的女儿,那他们是谁的女儿呢?对这种遗憾,孤独的碉楼仰望天空,多想有一个回答。尼洋河里的涛声里,是不是也有同样的纠结呢?

    见过的大江大河不少,但要说哪儿是我容易不自觉的浮出记忆的,好像也没有,比较而言,能让我有兴趣往下去追忆的,就只有西藏的尼洋河。之所以会这么讲,大概就是在这流淌的岁月里,的确一切都在改变,但还有一些东西,就象前面写到的那块巨石,也许早早晚晚它会被冲刷的越来越小,甚至完全消失,但是现在,它却明明白白的让人无法故意不去看它。都说明天更美好,也许是吧,但我对过往的东西,尤其那些已经有些朦胧的,已经不知站在那个角度去认知才合适的东西,我越看越美,这是不能拿任何参照物来比较的。就象这尼洋河,再往下流淌几十公里,它就汇入雅鲁藏布江,很快又进入雅鲁藏布大峡谷——当人们把许许多多的赞美投向气势恢宏的大江,把许许多多惊讶以镜头对准大峡谷,我当然不会反对,但我会在心里给这尼洋河存放一点绿意。

    两束灯光由远而近,我赶紧站在车头招手,大货车停下,问我啥事,我告他油跑光了,司机是个藏族男人,听后笑道“叔叔,在西藏开车,只要出远门,一定记住,加油站是老大,你自己是老二,见了老大赶紧停车。”说完从车上取下一个铁皮油桶,给我加了大概十几公升油。

    表示谢意,我一路飞跑到了公司的藏药材基地。

    第二天,基地的员工穿上藏装,在大门口站成两排,欢迎领导的到来。这是他们第一次与国家领导人走得这么近,从领导手掌传递来的不仅仅只是温暖。送走领导,我和基地几个小伙子去了尼洋河,其他人一看就知道,我们又去钓鱼了。

    相关新闻

    12条记录
     藏药|中成药|生物制药 - 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2-2005,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040155 备案序号:蜀ICP备17034941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89号

    地址:西藏拉萨市北京中路93号 邮编:850000 电话: 0891-6764272 传真: 0891-6764272

    网站技术服务: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信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