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首页
关于我们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科技攻略
产品展台
投资者关系
综合资讯
大美西藏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 首页 大美西藏 我与西藏

    工布夕照(组诗)
    发布日期:2017-04-19 来源:王江滨 浏览:245

    1、残碉遗址

    还能看见矗立的石碉

    但它沉默得近乎固执

    导游词中用了三次“也许”二字

    那是一些不需要记载和流传的章节

    一页丢失的记忆

    便再也无从找回

    岁月太久远

    对于碉楼的存在

    就只看作一种残留的劳动纪念

    总算有位喜欢刨根问底的诗人

    在石缝中再三解读其中的故事

    执拗的身影

    有几分象牦牛卧岗的形态

    石缝们宽窄不匀

    或张开大嘴  只是无所指的呜哦

    或闭紧嘴唇一声不发

    唯一可获的

    就是听见涛声依旧

    无法还原的章节

    以碎片的姿势  带走诗人的理解

    擅长狩猎的族群已把工布响箭

    当作男人的竞技

    也不在乎牺牲在征战的厮杀里

    但一定要在最后时刻

    流出得意的一笑

    出征的仪式

    是把家乡的好东西

    最后再看一眼

    出征的路线是沿着尼洋河逆行而去

    每处曾经修筑碉楼的山岗

    都留着一片对家乡的喊话

    也留下对一地死伤的凝视

    弓箭手

    将皮囊中的酒一口喝尽

    敲下一颗亡敌的牙齿揣进怀里

    然后在夕烟中

    掩埋了回家的路

    这种故事

    大都没有一个完整收尾

    不如把猜想

    编织得尽量安慰些

    新的家园是已重新吐穗的青稞地

    躺在地里

    可以不去想嘶鸣的瘸马

    可以搂着亡敌的女儿

    一起数星星

    因为部落战争的弓箭还没长出新芽

    这里的藏历年照例又要提前

    年话篝火通明

    年饭席地而坐

    偶有犬吠摇荡星光  藏历年很冷

    索桥刚刚修过

    经幡随风飘舞

    姐妹俩从同一个丈夫手上接过相同的绿松石

    兄弟俩从同一个妻子手上接过不同的药香囊

    这故事充满凄美

    当地人往往掐头去尾

    男孩的成长  总有一粒种子跟着吐芽

    垭口有个日子让他心领神会

    他不愿象祖辈一样站成玛尼堆姿势

    有了属于自己的腰刀就已壮志在胸

    山岗上的眺望

    依照阳具的形状摆出唯一心愿

    大碗大碗的英雄故事

    断断续续流进了血管

    虽然会醉了又醉  却一定不会倒下

    ……藏族的人名里  同名很普遍

    喊一声卓玛

    既有普姆

    也有阿佳拉

    叫一声加措   老的少的站起一群

    叫加措的男孩是否与碉楼有关

    仍然是“也许”这个词

    躲过所有疑问

    年年四五月后

    河道中不成规则的洲坪略加改动

    河水

    从并不遥远的雪线绕道而来

    浪花乡音依旧

    却从不提到所有未归的男人

    何况水葬的习俗

    把人在茂密原野的坚持

    诠释成流水中一卷细浪

    山秀水清处

    风之手一向轻描淡写

    2、日子

    雨季里的丰沛已十分随意

    早早晚晚总有一些荷尔蒙

    意味深长的云集在半山腰

    这里是工布部落的繁衍地

    也有一些门巴族和洛巴族

    彼此间隔着雨帘早已熟识

    云朵的移动往往一见钟情

    不必三去四回

    无须繁缛末节

    湿漉漉的方言轻轻的一拧

    淅淅沥沥的声音都已听懂

    溪流的姿势从未经过排练

    到了陡坡或者断崖

    便会不假思索地咆哮而去

    经过草泽时  却是那么婉约那么柔美

    湿地象一面面镜子

    无论折射或者逆光

    夕照的晕环勾勒出诱人的幻想

    也许就在一个牛羊暮归的途中

    水沟有意无意的蜿蜒流进密蒿

    洗浴成为故意给偷窥者的美味

    远远近近的猜想已经云淡风轻

    之后的歌声一定有了确切所指

    歌词大意很直白——

    姑娘躲在树上不下来

    小伙在树下一直等候

    姑娘把旧鞋子跑丢了

    小伙答应给她买新的

    午夜的篝火一直燃着

    锅庄舞姿刚刚歇下来

    藏刀削去初恋的胆怯

    烤羊肉切成一片耳语

    年轻多好啊  扎西的梨木刀柄上

    刻着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姑娘名字

    默许无需思考和停顿

    树藤深处无声无息  央珍今年十九岁

    尼洋河从米拉山到雅鲁藏布大峡谷口

    一定想不起

    不久前还是一股涓涓细流

    工布王留下的遗产里

    箭靶的荣誉年年都有新的炫技

    种植业在村与村之间你来我往

    桃色遍布已成了春播前的节日

    远方来的药材小贩迷上了工布情歌

    “三口一杯”把雅安、康定、林芝

    连成“三杯一口”

    之后一醉就是两夜

    醒来时  身上的衣着焕然一新

    身边摆着一堆藏银打制的器具

    谁还会拒绝幸福的错误

    入秋的晨风进了栎树林

    浓荫深处已经松茸朵朵

    峡谷口外一片敞亮

    獐居泽  麝居山

    獐麝一词已经没有谁去区分彼此

    如果不说破  以为就是一体俩名

    也有一些一定不说破的秘密

    阿佳拉的大哥当了多年舅舅

    至今一直还不知妹夫该是谁

    木屋顶上压板石是谁放上去

    又是谁在屋后面挖了排水沟

    从来没人问过

    木屋走出的不是原来的主人

    之后  有了新围的栅栏

    柴垛堆满房前屋后角落

    马匹的数量不必太多

    分别取了跟儿女一模一样的名字

    于是每次呼唤都一定会成双成对

    尼洋河转着圈还是去年的模样

    湍流们一去不回却象从未离开

    村子一天天长大

    并且越来越茁壮

    有了四邻相伴的年年岁岁  藏鸡飞来飞去

    有了春天放牧和秋天采药  藏猪房前屋后

    陌生客一年比一年更多了

    桑布大哥的身板仍然硬朗

    一边晾晒着药材

    一边估算着买卖

    卓玛的织技已经渐渐涨价

    不论卡垫大小都栓上标记

    茶马古道就象一根绿丝线

    缠绕在川滇藏的马队当中

    可以想象  商客大都长得一样

    所不同的是

    压制的砖茶与竹篾包住的老茶

    价格差远了

    举起酒杯的姿势里

    东面精于算计

    西面很显阔绰

    茶马古道的买卖

    都选在尼洋河畔  一些康巴汉子们

    扛来粗放的商业  带走精细的女人

    宴席总是酩酊大醉

    也会有些残剩银两

    喂了尼洋河里的鱼

    茶马古道

    本可以往拉萨继续绵延

    咋的忽然咔嚓一下

    只在河畔留下日渐消瘦的古镇遗址

    在山和山……和山的距离中

    滑索  或者铁匠打造的桥链

    不只有过往的祭仪

    响箭穿过的那一刻

    深林一起振臂欢呼

    刚从色季拉山弯弯曲曲走下来

    就见到望果节迎面而来

    所有的田陌

    都被竹笔流利地写进很多文字

    阿佳拉在节日的色彩中

    一眼认出年轻时的自己

    当然  她的女儿比她更年轻

    母女俩不知耳语了些啥

    裙摆双双笑得小马驹跟在后面撒欢

    3、尼洋河游影

    经过了尼洋河的源头到江河交汇口

    渐渐逆光  背包客有远有近

    象垂悬在断壁的藤蔓

    牵挂着谜一样的际遇

    黑颈鹤行走的步态总是那么优雅

    马儿在湿地里

    每次有人与之合影后  牠都会甩甩头

    河谷里总有一些漩涡不肯远去

    雅鲁藏布大峡谷

    之所以有著名“S”和“U”形大拐弯

    未必不是一种对尼洋河畔的依依回头

    远方经久弥新的种种故事

    每听一回

    都与之前的说法有些不同

    南迦巴瓦的峰影  象三枚箭镞指向深空

    不是谁都有缘目睹  惊讶间它已经消失

    经过阿佳拉的顺手一指

    就到了可以歇息的寺院

    年轻的喇嘛顺着我的提问

    望一眼房檐上塑立的山羊

    双手合十念出感恩的句子

    虽不能听懂

    也能猜到个大概

    羊奶哺育的民族历史延续

    可与宗教释义的亲切融合

    难怪有那么多人对它痴迷

    相比下

    所有中小学课本里的句子

    简直就是一堆塑料品垃圾

    生命繁衍的教义很直截了当

    赤裸裸中裹着游纹般的经络

    就象射进密林的光束

    不问缘由的  到来和远去

    近乎荒诞的生殖器膜拜

    任凭风吹日晒  依然傲立如初

    仿佛一种宣誓

    永远不会阳痿

    抑或

    岁月的肉身中永远燃烧的灵魂

    夸张的木雕女性标志

    让一位时髦的城市妞儿开始羞涩

    偷偷一张自拍后  忽然很有思想

    川藏公路上的早早晚晚

    总会出现一个第三人称

    在弯道处

    貌似气壮山河

    骑游者们

    晴一阵雨一阵的出现和消失

    裤裆任劳任怨的

    将疼痛坚持到不得不歇息的下一个路口

    尼洋河的浪花

    很奇怪的看着着他们的行程

    4、巴松错的鱼

    山岗上时不时有些碎石自己滚下来

    青藏高原总是这样  习惯自言自语

    这种习惯往往引出一些故事

    当年   佛祖衣带上

    掉下的的一枚雨花石纽扣

    堵在巴河当中

    渐渐就有了神湖巴松错

    难怪

    这个浮在水中的空心岛

    既不和四周相连

    也不与地底有任何瓜葛

    却能稳稳的

    保持自己的平衡

    ——就象一个漂亮的生词

    让人静静地思考造句问题

    湖中岛坪虽然并不大

    却有不计其数的人络绎不绝

    去拾读“字母树”落叶背后

    各自前生的模样

    生殖器雕象不远处

    “桃抱松”的热拥从不避讳别人的评议

    就象湖中的雪山倒影

    就象四周的层林尽染

    就象湖对岸那个

    被比喻为女人阴穴的“求子洞”

    必须伸手摸到它的深处

    祈愿才能延伸长长的安慰

    生命本身就是一朵迎风绽放的鲜花

    透明的灵魂从不需要掩饰

    通往小岛的渡船

    只是三块厚厚的木板

    一根铁链

    拉来祈福的心愿

    送走生命的过往

    只有读懂自己的前世今生

    也就不必为离世而感恐惧

    水葬台  就是一块凸凹太久的石头

    没有任何别的寓意

    无非是另一个码头罢了

    夜深人静中

    鱼儿一阵一阵的

    兴奋得哗哗啦啦引来繁星满天

    巴松错的细鳞鱼  从未被人捕捞过

    巴松错春秋不同的色泽

    走近一看都一样

    从容的细浪遇见谁都那么和蔼可亲

    人们来到巴松错

    不图别的

    就想看看这一泓未被污染的清澈

    有位游客自言自语地说:

    幸好老天把它放在这里

    要在其它地方   不知变成啥样了

    关于工布藏区的部分注释:

    ◆工布藏区,主要包括现在林芝地区的工布江达、林芝、米林县这一片,属于高山峡谷地带,动植物生物资源十分丰富,被誉为“西藏的江南”,这一带的人口,以藏族居多,也有门巴族、珞巴族。这里有大片的原始森林,当地原住民擅长狩猎。历史上,由于部落间征战的原因,工布藏王决定将藏历年提前到头年的十一月前后,这一习惯在民间延续下来。

    ◆一些偏远地方,有兄弟同娶一女为妻,也有姐妹同嫁一男为夫的历史民俗。

    ◆这里的一些宗教文化习俗也很特别,有的寺庙里,至今仍有木头制成的男女生殖器,作为一种膜拜,大大方方竖立在门口,大概与将人的生命繁衍作为至高无上的崇仰等寓意有联系。

    ◆南迦巴瓦峰,西藏最著名的山峰之一,堪称中国最美山峰。主峰顶很象“箭镞”,由于长时间被云雾遮蔽,现身时间往往不会长久,有时只出现半个小时就隐没在云雾里。

    ◆“三口一杯”,西藏多数地方的敬酒习惯。

    ◆“普姆”、“阿佳拉”,藏语里分别为姑娘和大姐大嫂的称呼。

    ◆诗中提到的尼洋河,源于拉萨到林芝之间的米拉山口,由一股涓涓细流开始,一路有来自各个山垭的雪水汇入,尼洋河总长两百多公里,汇入雅鲁藏布大峡谷。

    相关新闻

    12条记录
     藏药|中成药|生物制药 - 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2-2005,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040155 备案序号:蜀ICP备17034941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89号

    地址:西藏拉萨市北京中路93号 邮编:850000 电话: 0891-6764272 传真: 0891-6764272

    网站技术服务: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信息部